关闭
北京常规旅游线路团队地接参考价
一日游常规路线淡季价格旺季价格价格内容
八达岭、长陵200元/人210元/人餐费,车费,景点门票,综合服务费
八达岭、定陵215元/人225元/人
故宫、颐和园、天坛200元/人230元/人
更多参考请点击《北京市旅游行业协会发布“北京常规旅游线路团队地接参考价”》去看看(10 秒)

手绘“形胜图”复原千年街市繁华,居民楼后藏着古县衙遗址

  • 1528888491
  • 北京晚报

一方高台,两棵古槐,顺义区胜利街道龙府花园小区5号楼后身,藏着清康熙年间顺义县衙的遗址。

别看龙府花园小区建成已经快20年了,不少业主却一直处于只知古槐、不知遗址的状态,直到今年4月底,一幅还原古县衙原貌的《顺义古县衙形胜图》完成绘制。主创者万宝江说,顺义在此设县衙的历史可追溯到唐朝,这里也是北京除宛平城外,保留最为完好的一处古县衙遗址。

目前,街道正在为两棵古槐申请古树认证,还计划设置古县衙博物馆。古槐间近50平方米的县衙老地基,也即将穿上钢化玻璃“外衣”,得到保护。

两栋楼换回两棵古槐

树高17米,最粗的地方接近3米,这两棵古槐在5号楼后身的高台上分外显眼。古树之间,是一片近50平方米的地基,虽然历经二三百年风霜,地基上3间房的分界线依旧清晰可见,中线顶头的地方,还有一处矩形凹槽。“这里就是古县衙的第三进院子,凹槽就是大堂顶梁柱的位置。”参与遗址勘定和复原图绘制的老居民陈永林说。

高台比小区地面高出约两米,四周已经贴上了青色墙砖,台面加上了护栏,站在古槐的阴凉处眺望,整个龙府花园小区尽收眼底,紧挨着龙府花园的双星北小区,则又矮了3米多。“这里自古就是顺义的最高处,古县衙平台相当于旁边小区一层半楼。”陈永林说。

选最高处建政府机构,这一习俗一直从清康熙年延续到上世纪50年代,后来,古县衙遗址上加盖了宿舍楼,今年68岁的曹焕增就曾经在里面住过:“我住的时候是1968年,那时候只有这两棵树,地基在房下面尚未挖掘,树周围也没啥标志牌,根本不知道自己竟然住在古县衙里。”

1999年,龙府花园小区进入筹建,按照最初的计划,两棵古槐树和高台所在地有被铲平的危险:“这里原本要再起两栋楼,要不是一位档案局的老局长,遗址就不存在了。”曹焕增说,这位老局长听说古槐和高台有可能被铲平,就对曹焕增说:“老曹,我在档案局工作了大半辈子,知道这片遗址的价值,要是给毁了,顺义就没地方再找第二处了。”为了挽回这片遗址,曹焕增和老局长等人写材料、查县志,最终引起了园林部门的重视,古县衙遗址得以保存:“那时候每平方米房价接近两千五,可以说是用两栋楼换回了这两棵古槐。”曹焕增说。

历时8个月手绘复原古县衙

如今,无论是小区里的居民,还是周围的群众,都知道了龙府花园中的老县衙古迹,每天有不少人来此参观。从默默无闻到名声大噪,万宝江等人绘制的《顺义古县衙形胜图》功不可没。

去年7月,龙府花园社区居委会开始筹划绘制古县衙图,再现顺义古文化,想法一经传出,热心的居民就推荐了社区能人万宝江,他是北京市书协会员、顺义区美协副主席,一听这事,他立马就答应了下来。

为了复原古县衙风貌,万宝江和社区居民开始查阅各种资料,包括顺义县志、历史古籍、文献,五易其稿,历经8个月终于完成。在这幅长2.93米、宽1.05米的图卷上,县衙位于减河南岸、潮白河西岸,减河南北有一座草桥,县衙门是三进三院三间房,坐北朝南,东西各有一棵大槐树,衙门东北角是大士阁,大士阁南面有一座小庙,衙门西侧是县政府,沿着台阶下来,衙门的正南面是商贾街市,街上行人密集,一片繁荣。

图上,形形色色的人物达200多人,有的微笑,有的沉思,有的则在讨价还价,古县衙门前的热闹景象宛如名画《清明上河图》。万宝江说,为了确定东侧的一段城墙有没有拐弯,他曾经在一个月时间内每天骑车到遗址附近观测,晚上睡不着就给陈永林老人打电话,一聊就是1个多小时,最终把一段几厘米的城墙缓坡改成直角。“图上几厘米,我们研究了半个多月。”万宝江坦言。

除了再现古县衙门前的繁华街市外,复原图更大的意义在于重现以“大士阁”为代表的配套景观。万宝江告诉记者,大士阁是康熙五十八年由县令黄成章修建的供人们祭拜观音的一处高台,是顺义历史上“老八景”之一。“和县衙门前的街市相比,大士阁更热闹,每月初一、十五,都会有不少乡民前来游览、祈福,文人墨客也喜欢登阁赋诗。”

可是,这一景观自打民国时期就逐渐破败,至今已难见遗迹。记者随着万宝江来到龙府花园5号楼正东的一个健身小花园,万宝江指着一溜健身器说:“为了在图上把大士阁画准了,我和陈老师跑了好几趟档案馆,才确定这里就是大士阁原址。”

与现在的无迹可寻相比,图上的大士阁形势高耸,四周砌以砖石,青砖灰瓦。“我们查阅了当年建阁时的记录,最终通过透视的画法把这个重要景观在图上呈现出来,基本上实现了古籍上登临该阁,城市、人民、山川、树木一览无余,极目远眺,百里之内,山河尽收眼底的效果。” 万宝江说。

计划建设遗址博物馆

自打复原图面世以来,龙府花园社区书记张红梅就琢磨着如何让遗址得到更好的保护。“北京现在除了宛平城外,就是顺义这个老县衙还能找到遗址,必须得想办法保护。”张红梅说。

刚发现老县衙遗址的时候,很多年轻人说,“社区目前休闲健身场所不多,希望把遗址的高台改建成羽毛球场或者休闲座椅。”得知了年轻业主们的诉求,张红梅她们意识到如果不把古县衙的价值讲明白,想要保护起来非常难:“老陈、老曹和万先生挨个找这些年轻业主谈,给他们讲县衙历史,以及当初用两栋楼的代价挽救古槐的事,半个多月的时间,终于把大家都说通了。”张红梅说。

高台贴砖,加装护栏,在两棵古槐树上挂上“保护古树,人人有责”的牌子,张红梅认为这些工作远远不够:“一年多前我们就向市园林部门申请,现在基本可以确认,这两棵古槐将被认定为二级古树。”张红梅坦言,等到挂上“二级古树”的牌子,这两棵古县衙的活标志就有官方身份了:“园林部门每年会派专门的技术人员来进行维护,同时将对这两棵树进行GPS定位。”

除此之外,古槐间近50平方米的县衙老地基也是街道和社区准备重点保护的区域之一。记者看到,由于年代久远和裸露等原因,地基表面的灌浆砖上已经出现了长达两厘米左右的小裂纹:“我们曾经想过用土方先把这里盖起来,又怕长期掩盖对地基表面有腐蚀,最终决定采用钢化玻璃把这里罩起来。”张红梅说,虽然相关款项还没有完全到位,但给老地基穿“外衣”的提议已经得到了不少居民的认可,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就能实现。

张红梅还透露,社区计划利用腾退出的百余平方米地下空间,设置古县衙博物馆,将复原图原件、复制件以及据此制作的古县衙复原沙盘一并放置其中,还将设置三位复原图,参观者只要戴上VR头盔,就能身临其境感受老县衙当年的风采。“一些居民还表示,可以为博物馆提供场地。一位姓张的业主就跟我说,愿意把自家一套三居室作为博物馆的备选场地,我们听了都特别感动。”张红梅坚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顺义老县衙一定能够得到妥善的保护和修缮。

本报记者 张骜 

部分资料由顺义区胜利街道提供

  • 编辑:李蕾
原创声明:本文是北京旅游网原创文章,其最终版权仍归北京旅游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自北京旅游网

北京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官方网站京ICP备17049735号-1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003号

Copyright © 2002-2018 www.visitbeijing.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权利